行业动态Information announcement.

主页 > 公司动态 > 行业动态 >

深山中的紅軍傳人與紅軍小學

发布时间:2020-10-16

深山中的紅軍傳人與紅軍小學

每年“六一”兒童節,第77集團軍某旅官兵都會邀請孩子們來到軍營,一起歡度佳節。聞蘇軼攝

這是深山中的紅軍傳人與紅軍小學的故事,也是這個國家、這個時代的故事。一所所“軍字號”學校,正是人民軍隊堅決貫徹落實習主席重要指示精神,強力推進打贏脫貧攻堅戰的一個縮影。

山城重慶,22歲的公司職員文翔譽,對著手機屏幕苦口婆心地說︰“好好讀書……”

400公里外,四川南部深山的一所小學里,一名11歲男孩目不轉楮地盯著屏幕,卻沒怎麼開口。因為沒交作業,老師剛剛批評了他。

一年前,文翔譽還是第77集團軍某旅的一名戰士。大山中這所鄉村小學,是他所在部隊的對口幫扶對象。2018年的“六一”兒童節,該旅邀請全校師生來到部隊。官兵拉著孩子們的手參觀營區。當時,上等兵文翔譽拉的就是這個小男孩的手。

去年9月,文翔譽服役期滿,脫下軍裝到職場打拼。小男孩的模樣在文翔譽的腦海中漸漸模糊。可這個小男孩,一直記得拉他手的解放軍叔叔叫文翔譽。

在四年級的教室里,筆者連線文翔譽,小男孩通過視頻通話又“見”到了文叔叔。

第二天,這個從不寫作業、連作業本都忘了扔在哪兒的小男孩,破天荒地交作業了。

文翔譽和小男孩的故事,並非個例。該旅幾千名官兵和鄉村小學32名孩子之間,有很多這樣的故事。

這支部隊前身為紅28軍。在抗日戰爭中該部作戰英勇,被授予“金剛鑽”榮譽稱號。

去年,報地方教育部門批準後,大山深處這所鄉村小學正式更名為“金剛鑽”紅軍小學。

孩子們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

早晨7點半,校長王國輝開車,載著數學老師吳井貴和英語老師康雪從縣城出發。他們要驅車1小時,翻越30公里的山路去“金剛鑽”紅軍小學上班。

通往學校的水泥路藏在深山中,路面僅5米寬,左邊是深溝,右邊是山崖,蜿蜒曲折。行程過半,吳老師換到駕駛座上。因為後面的山路更險更陡,只有駕駛技術過硬的吳老師開得上去。

大山深處,漫山遍野長著一種名叫桫欏的蕨類植物。這種古老的植物源自遙遠的恐龍時代,當地人稱之為“億年桫欏”。

遠處,火車的轟鳴聲傳來,那是如今極為少見的一列蒸汽客運火車。在2017年公路修通前,這列被稱為“工業革命活化石”的小火車,是當地人出入大山的唯一交通工具。

老師們下車的時候,學生們已經到校了。吳老師指著學校對面的一座山說︰“六年級學生張程的家就在那里。孩子每天的上學之路,就是下到山底,再爬上山頂,一下一上,就得兩個小時。”

不通公交,不通快遞,不通自來水。大山里的孩子們很少見到外面的世界,最遠只去過縣城。

有一次,王校長帶兩個女學生去她家做客。女孩們第一次來到縣城,就被商場的電梯嚇住了。後來,孩子們還覺得電梯挺好玩,王校長就帶著她們上上下下坐了10趟。

有一次,王校長講一篇關于母愛的課文,講了一半就講不下去了,“全班哭成一片……”

全校32名學生絕大多數都是留守兒童,只有5個孩子家庭完整,很多孩子從未見過自己的媽媽。

“媽媽都走了”的背後,是當地貧困的現實。而比貧困更可怕的,是山民中流傳的“讀書無用論”思想。不少家長認為,上學是“賠本生意”,讓孩子早早出去打工,才能發家致富。

因為擔心孩子們失去斗志,王校長拒絕了很多社會愛心人士的錢物捐助。她說︰“給孩子太多物質幫助,可能會誤導他們,讓他們以為別人的幫助是理所應當的。”

外面的世界,讓孩子們充滿無限遐想。他們都曾在作文中寫過︰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。

“我也想帶他們去大城市的學校里見見世面,起碼要讓孩子們看到自己和人家的差距。”吳老師認為,山里孩子的資質不比其他地方的人差,只是他們還處在懵懵懂懂的狀態中。孩子們需要一種全新的精神,引領他們睜眼看世界,從而發奮圖強。

他們的相遇,並非偶然

“王老師,收電費的來了。”

2017年12月6日上午,王國輝校長正在上課,突然听見有學生喊。王校長就趕緊出去看,只見一個穿著迷彩服的軍官進了校門。

大山里的孩子們很少見到軍人,他們以為是電工來收電費了。

那一天,第77集團軍某旅保衛科干事張友新第一次踏進這所小學。

山里的孩子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,外面的世界也在悄悄關注著他們。

2017年,該旅剛剛完成千里移防任務,各項基礎工作千頭萬緒,但官兵們依然排除萬難,迅速參與到駐地脫貧攻堅戰中。

根據上級對推進脫貧攻堅工作的相關指示,該旅決定要在18個鄉鎮的27所鄉村小學中選擇一所貧困小學進行精準幫扶。